爆炸声前的“安检”

  安检不给力、不当回事,那么导致的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!

  天津港8·12爆炸的深层原因仍然待解,但也许,比它晚了十天的淄博化工厂爆炸能部分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8月22日20时56分,山东淄博润兴化工发生一起分离器着火爆炸事故。来自当地官方的消息称,截至23日1时50分,明火已经扑灭。事故共造成1死9伤,其中死者是在清理现场时发现的,系工厂职工。目前,事故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。

  耐人寻味的事情当然在官方通报之外。

  仅仅8天前,淄博市对区域内所有危险化学品生产、储存、使用、经营企业和危险化学品经营市场展开安全大检查,提出要以“零泄漏、零火灾、零爆炸、零死亡”为目标,全面摸清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和薄弱环节,有效防范和坚决遏制各类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。事故发生前一天,山东省派出的安全生产督查组刚刚离开淄博市。翻看8月22爆炸日当天的《淄博日报》,头版头条的标题是—《以铁的决心和手腕抓好安全生产》。

  这么清脆的打脸声,让《科技日报》看不下去了。在其名为《淄博化工厂爆炸,"罪魁祸首"是谁》的报道中,记者先是指出了实际“罪魁祸首”,“引发淄博润兴化工发生爆炸的罪魁祸首既不是己二腈也不是HDI,而是丙烯腈”,随后,又不动声色地写下了下面一段话:“8月17日至21日,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刘俭朴一行6人,到淄博市督查安全生产工作,据《淄博日报》22日头版报道称:督查组"深入桓台、临淄、淄川等区县,对部分化工企业、危化品运输企业、矿山、涉爆粉尘类企业以及道路交通工作进行安全生产督导检查"。督察组指出,"淄博市把安全生产工作放在重中之重位置,高标准严要求,规章制度细化,措施扎实有力,安全工作有效平稳"。但督察组前脚刚走,爆炸就发生了。”

  探寻“前脚走、后脚爆”的原因,《新京报》8月24日的评论,强调了这样一个细节:“据媒体检索发现,事发企业润兴化工此前曾因未批先建而被淄博市环保局处罚。而之所以能够"未批先建",恐怕也与当地政府的默许甚至是强力推进不无关系。据润兴集团官网消息,2012年10月,淄博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刘晓在视察润兴HDI产业链项目时,曾表示要"特事特办","为企业解决立项、环评、安评审批等难题"。安评居然被视为"难题",难怪安全会出问题了。”

  “这样的细节,再一次表明,任何企业出现重大安全事故,都不是孤立和偶然的,而是有着复杂的背景。企业自身的安全生产制度是不是得到细化落实是一方面;而政府在这一过程中,出于超常发展乃至政绩的诉求,往往也会有意无意将安全问题视为"麻烦",必欲动用行政强力跳过这一环节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”

  这个细节,能够解释润兴化工厂爆炸紧随安全检查出现的原因,这个原因无法再在公共舆论场里含混过去,必须面对公众严厉的拷问。新华社的新华时评甚至在标题里就带出了严厉感:《排查安全生产隐患容不得半点形式主义》。“每次重大安全事故过后,相关行业和监管部门都会进行安全生产大检查。然而,一些地方"水面九级风暴,水下隔靴搔痒","发发文、罚罚款就过去了",结果让安全隐患继续潜伏。这种挨了棍子还不长记性的作风,无疑是放虎归山。”“一厂出事故、万厂受教育;一地有隐患、全国受警示”。显然,以天津港爆炸为代表,近期发生的安全生产事故已经很难让人淡定。“要用最严谨的标准、最严格的监管、最严厉的处罚、最严肃的问责,落实安全生产要求。监管各部门和各级政府应守土有责,扎扎实实排查安全隐患,不折不扣执行相关规定,切实敦促企业整改到位,把好安全生产的每道关卡,决不能让悲剧一再上演。”

  8月22日,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全体会议召开,会议深入分析近期重大安全生产事故暴露出的突出问题,督促检查近期安全生产重点工作任务落实情况,对做好下一阶段安全生产工作进行再动员、再部署。会议强调,“要扎实推进全国安全生产大检查,以危化品和易燃易爆物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为重点,一个一个企业、一个一个环节、一个一个岗位落实责任,全面排查和整治安全隐患,强化危险化学品项目规划、立项、设计、建设和日常监管等全过程监管。”这些内容,正是新华时评所呼吁的。

  虽然淄博化工厂爆炸一事让人们看到了安全检查死角仍留,但是,对于上述国家层面的整治,《京华时报》的评论仍想强调一下,“如果没有监管创新和大排查,也许危化企业爆炸早就发生了,而且不止一次发生。”“切莫嘲笑国家正在要求各地推进的危化企业排查,更不能抹煞一些地方尝试的监管创新。我们关心的是如何使排查和创新名副其实,而不能只是做给上级看、民众看。如果排查沦为形式,不仅是坑国家也是坑自己;如果好大喜功,只做表面文章,除了劳民伤财,引得唾骂,一旦发生事故也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这段话,希望每个危险品生产企业和地方政府,都能听听。漫画/勾犇 作者:刘白 来源:燕赵都市报

深圳市维和时代科技安检门制造商,进口安检设备核心代理销售商!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