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航纵火事件后 记者关注小机场安检门现状

     机场安检工作是非常重要是事情,安检门通道和安检机行李扫描通道的安检过程,决定了机场运输安全,怎可大意?

     深航纵火事件发生后,台州市民航局局长杨友德、分管安全的副局长和市民航局安检站站长已被免职,当班职工全部就地开除。

     安全弦不应只在事故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紧绷。无论是高层,还是安全工作人员,一旦进入工作状态,安全弦就应绷紧,不容片刻松弛

     7月26日凌晨,由浙江台州飞往广东广州的深圳航空ZH9648航班上,发生了一起乘客非法干扰航班事件,事件造成2人轻伤。据中国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通报,一男子在机上两度纵火未遂,被警方控制,所有乘客安全撤离。

     到今天为止,深航客机人为纵火事件已过去一周,但其带来的恐慌仍未消散。机场加大了安检力度,市民对小机场也增添了一份不信任。

     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获悉,事件发生后,台州当地已成立工作领导小组、开展处置,台州市民航局局长杨友德、分管安全的副局长和市民航局安检站站长已被免职,当班职工全部就地开除。公安机关正在介入调查,具体案情仍在调查中,男子如何携带危险品上机,为何纵火,目前仍不得而知。

     嫌疑人两次纵火未遂

     7月26日1时08分,广播里通知飞机就要降落,此时一名男子突然起身从经济舱后排跑向头等舱,用打火机将头等舱的布帘点着。

     “头等舱冒起了黑烟,火苗还窜到了经济舱,舱内满是汽油味,机内开始混乱起来,尖叫声不断。”乘客张女士向记者描述当时的场景,“不过火很快被两个乘务员用灭火器扑灭。”

     张女士回忆说:“火灭了之后,男子又返回经济舱,拿出一把约两个手指宽的匕首,一边挥刀一边威胁乘客‘给我老实点’,一名乘客的手就在这时被划伤。”

     据张女士称,就在两名男乘务员与其对峙过程中,男子再一次点燃了火,黑烟比第一次还浓。其间,空姐一直提醒乘客保持冷静,号召大家把行李架上的行李拿下来堆在过道上,男子被堵在了过道上。

     “火还是很快被扑灭了,几分钟后飞机便落地了,机场外已有消防、公安等车辆等候。随后,机组人员打开舱门,大家从滑梯紧急撤离。”张女士这样告诉记者。

     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,这名纵火的男子两次点燃可燃物。最终,空乘人员和乘客一起将该男子制服。

     据记者了解证实,纵火嫌疑人叫翟金顺,系台州市椒江区章安街道山横村张岙自然村人。十多年前坐过牢,出狱后挺勤奋,现在在台州椒江区东山村开了一家铝合金小作坊,目前仍在正常生产。他的家人说,翟金顺平常为人友善孝顺,至今仍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    也有村民反映翟金顺做生意一直不顺,开厂子亏欠了七八十万元的债,推测纵火一事可能与此有关。但翟金顺的侄子对此不以为然:做生意有贷款很正常,这也算理由?而且,我们生意一直很好,很多订单等着发货。

     嫌疑人翟金顺被捕时从客机跳下,脑部着地严重受伤,目前正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深切治疗病房接受治疗,经确认他已经脑死亡。其纵火动机仍然是一个谜,而事故背后的安检状况由却此展现开来。

     安检走过场现象普遍

     “我常在台州机场坐飞机,平日这里过安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像大机场那样多,有点像地铁或者汽车站的安检,蛮随意的。”正在候机的乘客马先生向记者表示,“航站大厅二层的办公场所与一楼候机场所之间可以自由通行,楼内设施看起来有些老旧,也没有翻新建设,不知道是不是存在一些安全死角。”

     7月26日台州深航纵火案一出,处罚立马下来了,除了几位领导,当班职工也全部为此事付出了代价。

     事后,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立即对台州机场进行了专项安保安全检查,综合评估后认为台州机场继续运行存在重大安全风险。

     这几天,记者发现,台州机场的安检等级升到了2级,变得十分严格。安检力度明显加大,进入登机程序的现场安检队伍安防人数有所增加。一名男乘客手上戴了一只金表,在工作人员要求下摘下来,仔细检查过才放行。

     安检走过场现象并非特属于台州此类小机场,不少火车站、汽车站也存有类似情况,甚至更为严重。

     据乘客反映,杭州火车城站的安检工作相比于东站则要弱一些。“东站比较有秩序,安检一个个过,挺严格的。”常年出差的陈女士告诉记者,“城站小人又多,稍显混乱,安检工作人员有时候挺敷衍了事。”

     省会城市老火车站尚且如此,其他小城市的车站安检可见一斑。

     “上回去诸暨火车站乘车,检票的第一关就很敷衍,没有进行票与身份证的核对。安检人员用仪器随手对着人身一扫便了事,很多时候还在和同事开玩笑打趣。”李先生对记者说,他每半个月要在杭州与诸暨之间往返,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。

     记者在车站附近采访中还了解到,不少民众反映无论是机场还是火车站,一有重大事件发生,进入敏感期,安检明显加严。

     “有一回,我印象特别深,去杭州城站坐车,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,安检人员特意提醒我打开喝一口。当时就纳闷,以前来城站无论是拿着水还是饮料,从未遇到工作人员提出这样的要求。”就读于杭州某大学的刘同学告诉记者,“后来才明白,当时正好是3·1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发生不久。之后进出城站,没有再遇到这样的情况。”

     紧绷安全弦不容片刻松弛

     “台州这类中小型机场,相比于上海、杭州等一、二线城市的机场安检,确实存在从理念至落实的不足之处。大机场,客流量大,潜在危险也大,安检力度就大。”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但无论是哪个机场,安全等级都是一样的。安检程序、规范、章程都是相同的,有严格要求。”

     台州纵火案无疑将安检背后的漏洞暴露出来,再次为安全工作敲响了警钟。

     中国民航大学副教授黄全在采访中提到,目前猜测,出现纰漏的环节有两种可能性。一个是安检环节中,可能是安检人员的疏忽大意。第二个情况可能是安检仪器漏检,而安检人员又没有发现,因为仪器再先进都有局限性和滞后性。 

     一起飞机纵火案件,给全国小型机场拉响警报,安检等级上升一级。

     杨建华强调说:“安全弦不应只在事故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紧绷。无论是高层,还是安全工作人员,一旦进入工作状态,那根安全弦就应绷紧,不容片刻松弛。” 

     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邢以群认为:“在管理上,安全说到底还是意识问题和落实问题,首先要重视,不能抱有侥幸心理,不能因长时间重复相同的动作便乏味懈怠;其次,就是要落实到位,按规办事,注意细节。在安检方面,弦一定要绷紧,这样才能最大化地减少事故发生次数。”

     那么,如何提高公共场所安全系数,消除公众坐飞机乘电梯的恐惧心理,让老百姓安全放心出行?

     对此,杨建华建议分三步走:首先,理念上要重视,万不能等到出现事故再亡羊补牢,从领导至每一位员工,工作状态时都应绷紧安全弦;第二步,审视漏洞,无论是否有发生重大事件,都应按时审视安检工作的每一环节每一关口,检查是否存有老化设备,是否存有安全盲点;第三步,严格按照规范、程序、章程办事,容不得半点疏忽,要将潜在因素扼杀在摇篮。”

深圳市维和时代科技安检门制造商,进口安检设备核心代理销售商!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