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安枪击案再调查:徐纯合酒醉后发泄堵安检门

  新华网:监控画面显示,在与民警抢夺防暴棍的僵持过程中,徐纯合将前来劝阻自己的母亲推向民警。

  徐纯合为何突然堵门?

  徐纯合为什么要突然堵住安检门?这是冲突的起点和事件的导火索,也是许多人的疑惑之处。

  监控视频显示,当日11时49分,徐纯合进入候车室并走到座位上坐下。56分,徐纯合起身跟随母亲权玉顺走向洗手间,手推车就放在洗手间门口。徐纯合从卫生间出来后,将手推车推到候车室安检门处,站在一旁等待。两分钟后,徐纯合的大女儿从洗手间出来,来到安检门前,又将手推车推回洗手间门口,交给在门口等待的权玉顺。权玉顺推着手推车来到安检门,徐纯合从身后拉住母亲,用手推车堵住安检通道,不让其他旅客通行。随后,徐纯合将旅客们从安检通道赶出候车室门外,关上大门并阻止旅客进站。

  记者找到了最先与徐纯合近距离接触的火车站工作人员、安检员齐贵民。齐贵民说:“大约12点左右,我看见有人把一辆手推车堵在了安检门前面。搁车的时候没看着,等我发现了去问,堵门的这个男的骂我‘不关你事,XXX滚犊子’。”

  “这个男子穿得挺脏,胡子应该好多天没刮了,酒味儿挺大,看样子喝了不少酒。我感觉他是胡搅蛮缠。”齐贵民回忆,此前他并没有注意到徐纯合一家五口,到现在也没搞清徐纯合为什么堵门不让旅客进来。当时,齐贵民和另一位安检员齐洪波拿徐纯合没办法,眼看有趟列车马上开始检票,就赶紧去报了警。

  徐纯合是不是喝了酒?记者调查得知,当日9时50分许,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从广场进入候车厅,徐纯合直接到售票口排队买票。买到票后,一家五口前往站前的一家小饭店用餐。

  该饭店的老板娘向记者确认,徐纯合一家人当日上午来吃过饭,点了一份麻辣鳕鱼、一屉蒸饺,“他(徐纯合)喝了一杯白酒,有二两五,50度的,还喝了半瓶啤酒。最后是老太太结的账。”

  警方调查组出示的尸检报告显示:死者徐纯合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28mg/100ml。这一结果已超过80mg/100ml的醉酒标准。

  从监控视频看,徐纯合在车站买完票走出画面时,走路较为正常;当他返回再次进入监控画面时,走路明显有些蹒跚。

  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支部书记王淑华介绍,平时在村里,徐纯合喝酒后也这样,走路“东绊一下,西绊一下”。当问及徐纯合有没有酒后闹过事,王淑华说:“他喝酒后,村里都没人愿意搭理他。”

  徐纯合堵门之前有没有与其他人发生过冲突?记者仔细查看了当日的监控视频,也采访了事发当天的多位车站工作人员和旅客,均没有发现徐纯合在堵门前与任何人发生争执或受到外界刺激,现场交流也仅限于与家人之间,更没有看到任何人对他进行阻拦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徐纯合在当日9时59分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,这也是当日事发前徐纯合与外界的唯一一次通话。这个电话是不是与徐纯合突然堵门有关?记者通过警方调取了当日徐纯合的通话记录,并找到通话人、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张先生屯的钱立民。

  钱立民回忆:当时在电话里,徐纯合就问他忙啥呢,唠唠治肾的药和花生米买回去没之类的闲嗑,也没多长时间。没说要出门的事,语气也没有不高兴。

  记者希望能通过其母权玉顺寻找答案。当记者赶到庆安中医院试图采访她时,在病房门前被一名中年女子拦住,她声称:“进去一个人,拿多少钱?”后经证实,这名中年女子是权玉顺的女儿,也就是徐纯合同母异父的姐姐。

  警方调查组介绍,此前权玉顺做过3次笔录,都提到:“我儿子徐纯合喝了一杯白酒、半瓶啤酒,啤酒不好喝,出饭店后,在饭店门口把啤酒瓶子摔碎了。”问及“你儿子为什么拦着不让旅客进候车室”时,权玉顺回答:“没有原因,就是喝点酒,再加上情绪不好。”

  此前,权玉顺还表示:“(徐纯合)不喝酒浑身就哆嗦,我说你喝吧,你喝死拉倒。我就这么说的。平时吧,(徐纯合)不来病啥事也没有,一来病就谁都骂。”

深圳市维和时代科技安检门制造商,进口安检设备核心代理销售商!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